about.me/diegoyuan

《城市》摘

约翰里德(John Reader)

---

陶器的出现无疑都是一个重要的标志。罐子可以让人们在手边储存大量的水;人们能够更安全地储存收获的谷物,还可以烹调各种食品——不管是为了食物更美味,还是为了更便于保存。更意味深长的是,妈妈们可以用罐子煮熟母乳的替代品,因此促进婴儿断奶。这就导致生育间隔的缩短,更多的婴儿,更多的人口。由此看来,陶器似乎是对于人口的快速增长,做出了相当的贡献,对于城市和文明的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

加泰土丘一直以来总是被形容为「世界上第一个城市」,但是更新的考古发掘表明,虽然其人口远多于现在许多城市中心区,但它还更像是一个过度扩张的大村庄,而不是一个城市或市镇。从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的观点来说,村庄和城市最有意义的区别不在于规模的大小,而是以社区中社会和经济的不同形式的衡量。

「确定是任何城市的关键是农户不住在那里。」

---

孩子们无疑辅助他们的家长,学习技术和各自祖上传下来的秘密手艺;这样世袭制度就出现了——制陶工人、金属制造者、纺织工人、建筑工人、木匠、小贩、商人等等。对他们来说,经济独立不仅是血亲关系和村落安全感的可靠替代品,同时也是他们从食物生产的职责中解脱出来,而这种职责将人类束缚在自然环境中上百万年。

与此同时,农夫们不再需要自己制造工具和物品了,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投入耕作,凭其自身努力也成为农业技术高超的专家,并且不断努力生产更多粮食,以支付他们所需要的手工业产品。

(社会分工)一个新的革命性的社会形态出现了,他最终将会导向城市的建立。

---

对于古代苏美尔人来说,城市,就是世界的中心。创造者马杜克建立了第一座城市——埃利都,以及巴比伦的神庙——埃萨吉拉。

---

多少年来,多数学者研究古代的城市和社会,都趋向于集中在社会高阶层上,暗中强调国王和统治者的出场,以及他们的绝对重要性。

底下阶层是构成金字塔形社会的最大众的阶层,这些下面的大多数支撑着上层的少数精英。而且,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也不能和上层精英的奢华方式相提并论。

---

(苏美尔文明毁灭之谜?)2003 年 3月,这个地区变成了战场。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居民的生命和现在居住者的困境相比,也算不上什么了。经过这么多年,几乎没有学者对于即将得出考古报告这件事还敢存有奢望了。

---

「人类的噪音对我来说太大了,吵得我都睡不成觉,让这儿来一场瘟疫吧。(加诛人类)」(泥石板文字)

这和其他的泥石板都表明了,并不是城市的太多噪音激怒了神,而是人口的绝对数量过多。换句话说,美索不达米亚人口过剩了,神就会轮番策动战争、瘟疫、干旱、洪水和饥荒,作为控制人口规模的手段。

---

这个有关土地盐碱化的进程,最终摧毁了古代苏美尔经济的理论发表于 1958年,并且作为对此地区政治和经济最终灭亡的解释,被人们普遍接受下来,但是这个理论依然未经证实。

---

尽管民主(democracy)这个词来自希腊语demos,意思是平民大众。而如今,人人都有民主权利的概念已是主流政治信仰的核心准则。但是当时,在公元前 4世纪的雅典,和亚里士多德一起享受这个民主特权的人只是男性公民,不包括女人和别的城市居民,以及他们所拥有的平均每人 2.5个奴隶,而这些人的数量要多得多。那些少数人的自由和文明化的活动,完全依赖于被压迫的大多数人的经济生产。

---

如果希腊一样,私人企业也是罗马供应安排的核心组成部分,但是当城市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家园,它的统治者和管理者就深信首都的食品供应不能交给商人来管,他们只会在事情顺利时变得更加富有,而在运转失败时却不能承担责任,因此元老院日益健卷入其中。谷物供应成为一项极其重要的政治内容。(古罗马对市场经济的可能导致金融危机的担忧,前凯恩斯主义?)

---

在城市和城市生活问题上,罗马人的世界观是如此短视。他们是有先锋精神和创造性的人,是有创造性的土木工程师,但看起来却没能发展出先进的技术提高粮食产量,也没能制造出有助于此的工具和消费品。(建筑业极强但农业很弱,政策惰性阻碍技术进步)

耕作的土地一直在扩大,以养活增长的人口,但是 2 世纪时农业实践却没什么进展,让公元前 5世纪的农夫看到了也不会太陌生。在劳工或提高产量方面,几乎没有做出认真的努力,部分是因为当局者显然没有看到提高产量的好处,另外做是因为有足够奴隶输入当劳工。

因此,随着需求的增长,捕获更多的奴隶做廉价劳力,使得农业和制造技术停滞不前,这样一直持续了两个多世纪。

---

「我觉得花钱比挣钱带给我更多的荣耀」佛罗伦萨商人乔瓦尼 鲁切莱(GiovanniRucellai)解释道,「花钱给我带来深深的满足感,尤其是将钱花在我佛罗伦萨的房子上」。米开朗基罗也持相似观点,他曾经说道:「城市里一座高贵房屋所带来的是相当大的荣耀,比其他所有财产都一目了然」。

(文艺复兴时期的房奴)

---

在新城的生活将被分成两个水平层面,达芬奇建议道,上层留给步行者,下层允许牲畜行走,通行有轮的大车,并可以利用运河运输。至于居住者,上层的房屋专供富裕居民(以及公共建筑),而商店主和手艺人,把他们的商业经营和日常生活建立在下层,和那些构成这个城市人口绝大部分的普通劳动阶层的人们住在一起。

达芬奇设计的二层分置计划,清楚的表现了城市社区既是在社会阶层上也是在实际生活上的隔离,但是他宣称,全部的计划将会为穷人「减轻无尽的痛苦」,并且改善所有人的生活条件。

---

在肥皂发明以前,通常都是用尿液来清洗羊毛衣料;因此,对于那些有进取心的人来说,管理罗马的公共小便池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工作,它可以收集尿液卖给漂洗工和洗衣人。

---

不时流行的瘟疫,虽然横扫了中世纪的欧洲,却为辉煌的文艺复兴的萌芽创造了社会、经济和地理环境的一片沃土。或许如此,但是首先,瘟疫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人类社会和文化基础总是要服从于生物学的更强大的力量。

---

模仿并且将一个复杂的制造系统简化成为,众多相关的简单操作,这样就可以在小型的自有工厂里加工制造。这种模式应用于许多产品的生产制造,因而保证了日本在20世纪获得了经济上的巨大成功。索尼的生涯开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当时仅是一个为收音机组装厂加工电子管的小店,第一台尼康相机,就是蔡司—康泰时的精确翻版,佳能仿的是徕卡;丰田的陆地巡洋舰的动力系统,复制的是克莱斯勒的直列六缸发动机。

--- 


(应该是文艺复兴的罗马城改建)巴洛克的城市规划开始于 16 世纪的意大利,之后在 17 世纪、18世纪的欧洲发展壮大,成为专制君主政体有意为之的一部分,带有明显的戏剧性诉求......巴洛克城市就是一个巨大的戏剧场景,布局方式是为了展示宫廷和教堂的权威,体现贵族和其他富裕人士的庄严存在。

---

(1666 伦敦规划)无论雷恩方案的概念如何,从实际操作的角度上来讲,他完全忽视了伦敦的地形现状,因而是失败的规划。它的新城设计仿佛是在一片平原上,而实际地形却是连续起伏的丘陵(当时的状况比现在尤甚),在泰晤士河支流弗里特河及沃尔溪的两岸,都是小山丘。这些山丘的起伏将会打断规划所预期的狭长而壮观的透视景象,那些计划布置得整齐划一的街区也会被扭曲不成形,同样的还有规整的广场和放射状的街道,那样的巴洛克幻象从来也没有存在于真实之中。

---

毋庸置疑,这个世界仍不完美。但是对于对大多数人来说,城市是解决的手段,而不是麻烦。

评论
热度(2)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