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建筑创意绘画》摘

程大锦

---

尽管绘画时常被认为是少数有天赋人的一种行为,但它其实是一种人类本能的自发反应。

---

绘画不能离开针对所反映的主题事物基本属性的观察与思考。

---

雄辩也好,粗鲁也罢,所有的绘画只会与眼睛「交谈」。

---

为了传达现实的三维体验,必须掌握在二维画面上有效创造深度错觉的技巧。

---

选择是有观察的(Seeing is selective)

大脑不会解读眼睛所能看到的一切,我们通常根据所期待的和相信将要发生的事物,先入为主地去感知世界。这种直觉的偏见使我们的生活更便捷安全。我们无需每天像第一次看到某个视觉刺激物那般全神贯注,而是挑出满足即时需要的恰当信...

《建筑图解》摘

保罗 拉索

---

卡通画已经成为提炼和反映文化的一个非常深刻微妙的手段。但是最有意义的变革发生在视觉交流的发展上,已从专家们的领域转向一般的公众。

---

在图解思考处于最活跃的时刻,如同观赏烟火的奇妙组合,可以从中寻找你真正喜爱的一簇火花。你不仅仅在创造,同时也在享受乐趣。「远远胜过照相机那种被动的、记录式的机械装置,人的视觉器官主动地应付和有生气的选择所摄入的形象。」

---

草图其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展示了设计师是如何思考问题的,不仅仅说明他的想法。

---

卡通画是有选择性和辨别性的,它可以帮助发掘本质的东西。

有关美好的故事...

冬天要来了...

《浪潮之巅》摘

吴军博士

---

我非常喜欢黑格尔的一句话: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都是现实的。(All that is real is rational; and all that is rational is real). 虽然这句话常常被误解成为当今不合理的现实来开脱,其实,如果我们动态的看待现实性和合理性,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现在存在的现象,当初产生他的时候必然有产生它的原因和理由。如果这个理由将来不存在了,终究有一天它也会消亡。

---

这里面中国的公司占两家,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没有中国的百度,因为它只是一个区域性互联网公司。有人把它比作中国的Google,这个比喻并不恰当...

《城市设计》摘

王建国

---

Kaka:王想说的太多,又什么都没说清楚,引用大量别人的观点,配以大量的自摄图片。像是读书笔记也像是思想录,内容太泛太杂,冠名《城市设计》有标题党嫌疑。
---
1 城市设计概述
---
世界各国研究者对城市设计研究所运用的概念、适用范围的却别也有所不同。如林奇的城市意象研究成果比较适用于中小城市的空间分析,而雅各布斯关于城市活力的分析主要是针对大城市日益严重的空间形态异质化趋向,柯布西耶的「现代城市」理论又只适于平地建城,对旧城改建并不合适。
---
(史前时期)这种由僧侣抓沙撒地,并以落沙所呈现的图案来决定未来城市平面规划的方法,本身就是一种很具体的建城宗教仪式。
---
希波战争前,...

《城市意象》摘

凯文 林奇

---

通常我们对城市的理解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与其它一些相关事务混杂在一起形成的,部分的,片断的印象。在城市中每一个感官都会产生反应,综合之后就成为印象。

---

组织并辨认环境是所有运动生命的重要本领,它们借助了各种各样的线索,诸如对色彩、形状、动态或是光线变化的视觉感受,听觉、嗅觉、触觉、动觉,以及对重力场或是电场、磁场的感觉。

---

那些第一眼便能确认并形成联系的物体,并不是因为对它的熟悉,而是因为它符合观察者头脑中早已形成的模式。美国人通常都能认出街角的百货店,而对于澳大利亚的丛林居民可能很难辨别。

---

波士顿的铁路线更像是一道宽阔的裂缝...

《黄金时代》摘

王小波

---

其实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一样,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我的话也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

---

其实我只勉强知道什么叫AI,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人类智慧”,更不知道什么叫“高级智能”。找我看来,它应该是一些神奇的东西,但我知道神奇的东西并不存在。但这并不妨碍我将来每天早上到智慧或者高级职能的研究所里上班,不动声色地坐在办公室里。

---

陈清扬说,当时她刚好醒来,看见我那颗乱蓬蓬的头正在他肚子上,然后肚脐上轻柔的一触。那一刻她也不能自持。但是它还是假装睡着,看我还要干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干,抬...

《革命时期的爱情》摘

王小波

---

现在我认为,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 这就是皮笑肉不笑,这就是自嘲。

---

我六岁时,天空是紫红色的,人们在操场上炼钢,我划破了手臂。然后我就饿得要死。然后我的老师说我是一头猪。然后我爸爸又无端地揍我。这些事情我都忍受过来,活到了十四岁。一辈子都这样忍下去不是个办法,所以我决定自寻出路。这个出路就是想入非非。爱丽丝漫游仙境时说,一切都越来越神奇了。想入非非就是寻找神奇。

---

没被电到的蜻蜓都对正在死去的蜻蜓漠然视之。因此我想到,可能蜻蜓要到电流从身上通过时,才知道中了头彩,如梦方醒吧。

1 2 3 4 5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