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文心》摘

夏丏尊、叶圣陶

 

-这部《文心》是用故事的体裁来写关于国文的全体知识。

 

-文言和白话的区别只有两点,一是用字的多少,一是关系词的不同。

 

-“有时我们心里欢喜,有时我们心里愁苦,就想提起笔来写几句;写了之后,欢喜好像更欢喜了,愁苦却似乎减淡了。

 

-“我们把所要写的东西叫作‘内容’,把标举全篇的名称叫作‘题目’,依自然的顺序,一定先有内容,后有题目。

 

-一篇文字的题目往往是完篇之后才取定的;

 

-作成了最好自己仔细看过,有一句话、一个字觉得不妥当就得改,改到无可再改才罢手。这个习惯必须养成:做不论什么事情能够这样认真,成功是很有把握的。”

 

-诗之所以为诗,全在有浓厚紧张的情感,次之是谐协的韵律,并不在乎词藻的修饰。

 

-枚叔手里虽然拿一根手杖,却并不用来点地,只把它当作游山的符号而已。

 

-叙事文的本质是事情,叙事便是它的目的;小说的本质却是作者从人生中间看出来的意义,叙事只是它的手段。

 

-古文中尚且有‘清风徐来’等全体用平声的句子,‘水落石出’等全体用仄声的句子,何况白话文呢?一句之中平仄参用固然可以,不参用也似乎没有什么不好。

 

-读书要精细,才能写出读书笔记,反过来说,试写读书笔记,也就是使读书不苟且的一种方法。

 

-“修就是调整,辞就是语言,修辞就是调整语言,使它恰好传达出我们的意思。

 

-“修就是调整,辞就是语言,修辞就是调整语言,使它恰好传达出我们的意思。事情极平常,可以说是日常茶饭事,同时,亦极切要,和吃饭喝茶一样,是我们大家早晚不能缺少的。

 

-所谓鉴赏,除音乐外,离不掉‘看’的动作。看文章,看绘画,看风景,都是‘看’。‘鉴赏’的‘鉴’字,就是‘看’字的同义语。

 

-必须内里充实,作起诗与文来才能“俯拾即是”,才能“着手成春”。如果内里并不充实,也想信口开河,提笔乱挥,取得“自然”的美名,结果必然不成东西。

评论
热度(1)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