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瓦尔登湖》摘

亨利·戴维·梭罗

 

-我们本性中最优秀的品质,就像果实上的粉霜,只有最为精心的对待,才能得以保存下来。然而,我们在对待自己和彼此相处时,却缺少这样的轻柔。

 

-比起我们个人的看法来,公众舆论是一个软弱的暴君。正是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决定了或者说指明了他的命运。

 

-无论多么古老的思想和行为方式,不经过证实就不能轻信。今天人人附和或默认是正确的,结果明天可能会变成是谬误,仅仅是一阵见解的轻烟,而有些人还曾相信那是会给他们的田地洒下滋养的雨水的云朵。

 

-虽然生活在物质文明之中,过一过原始的拓荒生活可能会是有好处的,哪怕只是为了弄明白什么是生活的极端必需品,又是采取了什么方法去获得的;

 

-可怜的人类惯常抱怨这是一个寒冷的世界;我们把我们病痛的大部分都直接归罪于寒冷,身体的寒冷和社会的冷漠。

 

-人们赞扬并认为是成功的生活只不过是生活里的一种。我们为什么要在损害别的生活的情况下夸大某一种生活呢?

 

-人需要的不是去应付什么,而是去做什么,或者说,是成为什么。

 

-如果她给我量身做衣,不量我的品格,只量我的肩宽有什么用,好像我是一个挂衣钉似的。

 

-伟大的诗人的作品还从来没有被人类读懂过,因为只有伟大的诗人才能够读懂它们。

 

-高级意义上,只有这才是阅读,而不是那种像奢侈品一样使我们宁静,允许我们较为高尚的官能处于休眠状态的阅读;是我们必需踮起脚尖,将我们最机敏最清醒的时光贡献给它们的,才是阅读。

 

-多数人如果自己会阅读或听懂别人读就很满足了,也许他们被一本叫做《圣经》的好书中的智慧判定,余生应在所谓的简易作品中单调乏味地消磨他们的才能。

 

-从百叶窗缝间涌入的光线,在百叶窗被完全去掉以后就不再被人记起了。

 

-我只知道自己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的人;可以说是产生思想和感情的现场;我意识到自己具有某种双重性,因此我对自己可以像对别人一样超然。

 

-和朋友在一起,即便是最好的朋友,也会很快感到厌烦,消耗精力。我爱独处。我从来没有发现比独处更好的伙伴了。在多数情况下,我们外出,到人们中间去时,比呆在自己的屋子里更为孤独。思考或工作着的人总是孤寂的,不管他在什么地方,不要去打搅他吧。

 

-我爱独处。我从来没有发现比独处更好的伙伴了。在多数情况下,我们外出,到人们中间去时,比呆在自己的屋子里更为孤独。思考或工作着的人总是孤寂的,不管他在什么地方,不要去打搅他吧。

 

-社交一般都太平庸了。我们频频见面,却没有时间相互获得什么新的益处。我们一天三顿饭的时候都见面,彼此重新品尝一下我们自己这块发霉的陈奶酪。

 

-我的敌人是蛀虫,低温天气,特别是旱獭。后者给我把四分之一英亩的豆子都啃光了。可是,我有什么权力把狗尾草等等的植物清除,毁掉它们古老的百草园呢?

 

-湖泊是自然景色中最美也是最富表现力的一部分。它是地球的眼睛;凝视湖中,人能够衡量出自己本性的深度。湖边的水生树木是它周围纤细的睫毛,四周树木苍郁的群山和山崖是突出于其上的眉毛。

 

-虽然青年人最终变得冷漠,宇宙规律却不是冷漠的,而是永远站在最为敏感的人的一边。

 

-生殖的精力,如果我们加以放纵,就会使我们放荡不洁,当我们能够自制的时候,将使我们精力充沛、振作。

 

-为什么一桶水很快就会变臭,而冻成冰以后就会永远保持新鲜呢?人们常说,这就是感情和理智之间的不同。

 

-为什么一桶水很快就会变臭,而冻成冰以后就会永远保持新鲜呢?人们常说,这就是感情和理智之间的不同。

 

- 一个人难道因为自己属于矮人一族就应该去上吊,而不是尽力去做一个最突出的矮人吗?让每一个人都管好自己的事情,努力成为他应该成为的人。 我们为什么要如此不顾一切地急于

 

-一个人难道因为自己属于矮人一族就应该去上吊,而不是尽力去做一个最突出的矮人吗?让每一个人都管好自己的事情,努力成为他应该成为的人。

 

-多余的财富只能买来多余的东西。灵魂所需的必需品,一件也不需要用钱去买。

评论
热度(8)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