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街道与广场》摘

克利夫芒福汀

---

城市是人们精神和物质文化的一个要素,事实上,是文化的最高表达之一。

---

建筑理论家们所持的一般观点,是认为建筑秩序是更为宏大的自然安排的一部分。

有效的建筑和人类的其他行为一样,与宇宙的秩序保持一致,建筑的原型就是对宇宙的设计。

---

梅尔滕斯建议鼻梁骨是识别个人的鉴别特征,当距离达到 35米的时候,脸就会变得模糊。类似鼻梁骨,梅尔滕斯还建议这个距离,也是人类尺度可以判定建筑物最小部分维度的合理距离,我们可以在 12 米的距离的识别人,在22.5 米的距离可以认出人,在 135 米的距离可以识别形体动作,这也是识别男人和女人的最大距离,最终我们同样可以在最远 1200 米的距离看见并认出人。

---

模数形式的极端例子,是日本人的住宅是依据睡席尺寸来决定的,睡席的尺寸是 1.8 米× 0.9米(6 英尺 × 3英尺),这个矩形的组合形式多种多样;每个房间的尺寸是以席子的数目而论的,墙的嵌板数量同样依据这个矩形,住宅有一个木板嵌板框架组成,在三维上都以 1.8 米×0.9米(6 英尺 × 3 英尺)这个模数相互联系。

---

自古以来,门就是建筑设计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我们可以说一道门是「诱人的」或者是「洞穴的」。

在城市结构的设计中,从一个领域到另一个领域的转换,也是一个严格的设计问题。

---

在一个广场的长度和宽度之间,西特没有找到显示存在首选关系的证据,不过他解释道:「在过程的工程中,长宽比例如果超过了3:1,就开始失去吸引力。」这正是保罗 达韦德 斯普赖雷根用来解释广场中吸引力丧失的方法「......院端的檐口会因为太低而处于视线范围以下。」阿尔伯蒂的理想形式是一个「广场的长度是宽度的两倍,」而维特鲁威,阿尔伯蒂的老师,提出的比率是 3:2。

---



这个广场不是一个封闭空间,除了开敞的一面,两个主要的角部也是开敞的,与西特所倡导的,构成角部的方法相反。然而,站在广场上的时候,看上去它是矩形的,铺地图案的娴熟技巧抵消了空间形状的不规则,图案是一个凹陷的椭圆,带有一个从马库斯奥雷柳斯雕象放射出来的星形。培根写道:「缺少椭圆的形状以及他的二维性,星形的铺地图案,还有周围精心设计的台阶的三维放射性,就不会有设计的统一和和谐。」

评论
热度(3)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