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理想家·2025》

原研哉(主编)

---

未来并不是按照设想去实现的东西,而是在需求和希冀的交织变化中创造出来的。

---

许知远

-

(赫鲁晓夫楼)在一个恐惧、匮乏的斯大林时代之后,这样的小楼给普通人更多私人空间、物质补偿。它也承袭着社会主义试验的一贯风格,它是一种强制的现代化,把个人从农村推向城市中,又是一种新的控制,希望个体、家庭,都像这些小小的单元房一样,整齐划一,便于管理。

-

人们分享公共澡堂,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看到赤裸的身体。

-

你不再需要听外公讲述民间故事,电视连续剧解决了一切,这些大院制造了某种隔阂,也提供了某种保护。

-

居民楼的项目,再不像我们所居住的赫鲁晓夫楼,而是玻璃幕墙的高层公寓。这些公寓则连大院中的集体气氛也没有,每个住户孤立地生活在一起,他们对彼此一无所知,除去楼下的超市,没有一样东西能把它们连接在一起。

-

这些公寓也有了越来越多新名字,他们可能叫海德堡花园,也可能叫罗马假日、加州小镇,他们在北京构成了一个超现实主义的图景,古老的北京老城似乎突然间有了如此多的西方飞地。

-

房屋也似乎取代了昔日的阶层、工种、乡土的概念,变成了群体划分的方式,高级住宅与普通住宅、有房子的与没房子的,这种新画风也象征了中国社会迅速加剧的贫富差距。

-

各种装修风潮也随之兴起,人们拼命把各种东西塞进私人空间,似乎是对之前物质匮乏的报复,让人们都乐于让自己被物包围,这也多少象征了一种新趋势,人们迅速从公共生活退缩到私人世界。

---

长沼博之

-

戴 VR 头盔后,所见所闻终究只是「体验」。

---

若从单纯的信息层面或是意识层面想象人类,则会轻视人类的存在,进而引起人类的存在危机。

---

张永和

-

末代皇帝溥仪在 1909 到 1912 年间得到他的第一辆自行车,为了能在皇宫里,即他的家中,不受阻碍的骑车,于是下令把传统的中国高门槛中间都切开了一个缺口,动作虽然不大,但意义不小:自行车骑入住宅了。



---

马岩松

-

晚间当卫生间处于使用状态时,室内灯光将自动感应开启。外界可透过半透明墙体得知卫生间单元使用状况。所以通过光亮的频率,就可以知道这个区域的卫生间被使用的次数,我们可以总结出哪个片区的使用频率没有那么高,把这些卫生间移动到使用频率高的片区去,就可以有机地,变动地去适应实际的应用情况。



-

延续北京的基本格局,不是要去重建四合院,而是要思考高密度是未来城市的必然趋势,必须思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共享,这都是与人最基本的情感有关,决定了人是否对一座城市有归属感。

---

华黎

-

工作环的设计创造出了空间的焦点,即圆心处。一扇门的引入使整个环形变得完整,也更加强调了空间的完整性。所有文具的摆放都朝向使用者,这样有指向性的设计使工作的人一打开门即成为空间的焦点,加大了工作的「专注性」。



---

王辉

-

当我们仔细研究一般概念上的居住层高,+/- 3 米时,就会发现一个数字等式,3 = 0.7 + 2.3!这是一个有趣的巧合,0.7 米约是桌面的高度,2.3 米约是一个极小可使用的空间的层高。

-

中国的现代住宅生产模式喜好单一化,以至于把均好性当作一项优点。而现实生活中恰恰否定了这一点,比如即使在同一户型中,家家户户的装修各有特色。这是一种悖论,恰恰说明居住者有颠覆被定义的空间的本能。

评论
热度(1)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