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本土设计 2》摘

崔恺

---

常言道,建筑是石头的史书,意思是说一个时代的建筑综合地反映和记载了这个时代的历史文化信息,因此建筑设计的意义也就不仅仅满是满足人们当下对空间环境的功能需求,而必然具有更重要更长久的历史和文化意义。以这样的逻辑看待建筑业,它就不仅是一个国家经济的支柱产业,更应该是国家文化形象的制造者和记录者。

---

建筑离不开土地,而不同地域的土地又有着不同的自然和人文特征,建筑设计理应挖掘和表达本土的特色,而表现本土文化和自然特色的城乡建筑是根本解决「千城一面」的基本路径。另外应该特别注意这种特色是经过深入的理性思考而产生的,是一种恰当的「融入」式,而不是生硬的「粘贴」式,是对本土历史文化和现代生活的真实反映,而不是刻意的牵强附会的表面功夫。

---

扎哈·哈迪德曾说过一句话:「如果旁边的东西是屎,我凭什么要和他协调?」

-

崔恺:「建筑师确实有很多人对扎哈这句话愤愤不平,我本人也不认同这个说法。她用屎来描述他的创作环境,但它提供的也不过个是个漂亮的屎——他的建筑语言就有类似形象嘛。我们可以用破败、保守、沉闷来形容现有的城市环境,但不能用屎。

---

破败的城区仍然有值得尊重的文化线索,我参加过关于深圳改革开放以来建筑发展研讨会,不少同行都提出,寻找深圳当代的建筑文化遗产,必须提及它的「城中村」。城中村本身是拥挤、混乱、充满趣味的,是城市发展中阶段性的结果,但农民作为城市中被拍被排挤的一员,在自己的土地上用最简单的方法争取空间,给城市底层的年轻人提供住处,这就是他们对城市的贡献,而且是在没有政府主导的情况下自然生长的,我认为它确实具有遗传的价值。

以这样的立场出发,我认为扎哈的说法是不负责任的。一个项目肯定有积极和消极两方面的因素,创作就是要改善环境,不是为了成就个人的作品,而是要对城市有善意。让城市的价值有所提升。

评论
热度(1)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