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规划博弈》摘

亚历山大 加文

---

第一章 引言

---

第二章 参与者

---

仍有一些人对我们使用「规划」这个词却没有加入城市、地区、郊区或者街区等修饰语而耿耿于怀,他们认为规划应发生在街区城市郊区或区域基础上,并且一种规划中使用的技巧与另一种类型的规划所使用的技巧有所不同。相反,我们相信规划战略是普遍适用的,无论其是针对费城紧凑的下城还是不规则的纽约大都会地区。

---

奥姆斯特德深知没有办法去阻止人们「建筑丑陋不适用的房屋」。他的解决之道是通过设计一套方案来防止建筑被强行安置在「当我们路过时,建筑不合时宜地出现在眼前来吸引注意力」的位置。

---

尼克尔斯得出结论,它的实施需要足够大,以满足所有的零售商要求的面积,成为没有住在附近的人购物的主要目的地,对开车来郊区的人而言也足够容易到达和足够方便停车。这个项目也预备了能容纳货车运输他们准备售卖货物的空间。最重要的是,该项目只有一个单一实体进行管理和销售,即尼克尔斯公司,这些观测结果导致尼克尔斯创建乡村俱乐部广场,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购物中心。

---

尼克尔斯给主要商户提供的是,低租金的租用空间,不同的是位于道路沿线的较小店铺,是收取较高租金的。

---

第三章 博弈规则

---

经济规则

 

  • 规划的第一条经济规则似乎是需要,取而代之的是关注现在和未来的市场需求(demand)。

  • 第二条规则是,使净营业收入最大化(现金收入减去开销)。

  • 第三条规则,同时适用于私营企业和公共机构,即在开发的每个阶段中调整失败的风险,和对可能的回报所投入的金钱和时间。

---

政治规则

 

  • 第一条政治规则是在开始的基础上。通常要求获得利益相关者的积极支持。

  • 第二条规则是减少消极的看法。要求采取行动以减少来自反对者的阻碍。

  • 第三条规则是积极影响所有其他人以获得普遍认同。通常要求在「街道上」和媒体制造一个正面的声势。

---

在规划博弈中,经济和政治守则是恒定的,而大部分其他条件却是千变万化的。

---

规划者只满足于对装有空调的购物中心的需求;而没能为第三街增加零售需求,同时还流失了许多顾客。

---

到 1980 年后,变成了整整三个街区的空荡建筑、无人电影院以及贩卖廉价物品的破烂零售店。

---

第四章 公共领域之路:让巴黎成为巴黎

---

路易拿破仑流亡生活的最后几年是在英国度过的。他返回巴黎时带着对英国诸多事物的钦羡,尤其是伦敦的公园与广场。他将会把这些回忆用到即将到来的重建巴黎计划之中。

---

当人们了解到一个全新巴黎被建立起来的时间竟不足 22 年时,就会发现变化程度是惊人的。然而,这个成就是以一些居民和企业主的巨大成本为代价的,超过 117000 个家庭和 350000 个工商业岗位重置,27000 多座建筑被拆除,不少历史记忆与老城肮脏曲折的街道无污染一同消失。

---

人们常说巴黎城的重建轻而易举,因为有路易拿破仑的支持,但在巴黎如同任何一个公共规划工程中一样,没有一件事是简单的。

---

在规划博弈中有大量的参与者,他们(包括拿破仑三世)都按照自己的规则做事。

---

奥斯曼拥有管理统筹的智慧、鉴别人才的能力和对拿破仑三世心理令人惊异的准确理解力。然而重建巴黎需要的不仅仅是皇帝的热情,他需要的是政府内外主要参与者的理解和配合。

---

在大多数情况下,地形、收购问题、政治对抗或者一些建筑需要维持原状等一系列困难,让奥斯曼的团队难以打造统一的建筑物立面和在法国美术学院中流行的无尽笔直的道路,那些通行权方面的意外之变,使巴黎免于沦为一个以千篇一律立面为完美轴对称街景架构的城市,并且确保了巴黎人在某个弯道或者一些纪念碑后面,就能发现一片充满了意外惊喜的公共区域。

---

第五章 改变芝加哥的规划进程

---

城市美化运动(City Beautiful Movement),曾经被芝加哥博览会推动。反映了巴黎和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的影响——芝加哥很多建筑师曾在那里求学,当早年伯纳姆为旧金山设计的规划被时而描述成「拥有丘陵的巴黎」的时候,他就已经对奥斯曼改造巴黎的过程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或许比任何人都明白,芝加哥的外在外在特征,和奥斯曼在 1853年遇到的巴黎完全不同。然而,规划中的建议却未能体现出这两个城市之间的差异。

---

芝加哥并不是一个呈狭窄蛛网状的城市,遍布蜿蜒的街道和建筑密集的街区。芝加哥拥有宽阔的、按照固定间距排列整齐的街道,这些街道还配有紧凑的街区和很大的地块,能够容纳现代写字楼、工厂和仓库。

---

因此,宽阔的斜对角穿过扭曲迷宫般街道的林荫大道只有在巴黎才行得通,但是因为不适应大都市所要求的大规模的人员和货物运输,所以在二十世纪的早期的芝加哥,它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

更重要的是,在美国,私人财产的征用在当时和现在,都比法国更为困难。

---

第六章成长中的纽约大都会:不全是摩斯的功劳

---

与芝加哥不同,纽约的公共投资议程不是呈现为一个综合性的规划,并经过审慎的考虑和巧妙的市场检验。纽约在 1914 年和 1929 年公布的规划之所以失败,恰恰是因为它们缺乏有效的经营销计划和执行工作。

---

类似曾建立在纽约的那些执行机构,如今很普遍的散布在整个美国,仅在加利福尼亚州有 425 个再开发机构。

---

所有的机构都获得授权,以一种不同于传统政府机构的运营方式去运行。

---

规划博弈的成功需要大众普遍接受的议程,此外,还要获得法定权威、财政和人力资源去保障它的实施。

---

第七章 重塑费城中心

---

当行人走到一条园林路的尽头时,只需转九十度走向另一个地标,就可以一直走到他们的目的地。培根将园林路的导向建立在其于中国偶然发现的一个方位系统上,在中国有一个古老的信仰,即通过不断的改变方向,人们就可以摆脱可能跟着他们的恶鬼。

---

第八章 参与 21 世纪的规划博弈

---

奥斯曼,伯纳姆,摩斯和培根会告诉我们,在任何规划过程当中,规则和需求是活生生的现实,而忽略它们必遭失败。但是他们很快就会指出,他们的成功是用于公共产业的明智公共消费的产物,而不是服从规则的结果。

评论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