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城市与形态》摘

Serge Salat

---

引言

---

几乎所有地中海城市都是从罗马营寨(Roman Camp)这个单一模式中逐渐发展而来的,但它们彼此之间并不相同。

---

概述树和树叶

---

我们将会看到城市规划从叶状到树状网络的演变历史,其结果是城市效率和适应力丧失。其实,在一个封闭是叶状结构中,由于流在运动,其所形成的回路便能实现内部结构的复杂,承受流的波动。城墙围护的古代城市就是这样的结构。


(Kaka:树的主枝之间无连接,叶子的叶脉之间有细叶脉连接)

---

正如所有生命体一样,在城市系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只有一部分能够一直生存下去,这部分的城市经受住了历史上的大灾难,并每每在其结构受到破坏后能够自我重建、自我强化。尤其是具有耐受力(即成为适应力)结构的城市,其生命力往往更强。历史古城的分形结构让我们不仅认识到了城市的效率,同时还有城市适应力的基础。

---

第一部分城市与复杂性

---

我们在本书中的所有论断均可以三个假说为基础:

  1. 从城市规模上来看,街区;类型和街道格局之间村咋互惠关系,而这种互惠性被现代主义运动打破。

  2. 从城市结构规模来看,建筑类型和城市形态之间存在互惠关系。

  3. 这两种互惠关系是阐明城市具体结构的基础。

---

在中世纪的罗马、托莱多或锡耶纳所能看见的极其不规则的城市结构第一眼看上去似乎杂乱无章。事实上,它们在分形分析的基础上展现出的是包含高度复杂性的历史悠久的分层排列,这种复杂性由连绵几个世纪的无休止的回流造成。不规则的物体并不意味着无序或混乱。

---

第二部分密度、肌理、气候及能源

---

拉德芳斯商务区(选定区域 800 米×1500 米)由一批孤立实体构成,与城市肌理的现代主义扩张相对应。



---

城市蔓延地带的另一个缺点是收入造成的社会隔离。城郊地区依据财产多少而形成的分区,将居民隔离成不同类别。封闭社区将这种隔离推向了极致。

---

中国超高层建筑的数量不断增加,这些构筑物正在成为城市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些建筑不再与老城区结合在一起。事实上,它们完全破坏了老城区,并用空地或者绿化取代了老城区。在城市中拥有绿地固然令人欣喜,但如果把绿地划界并打造成公园或者在城外种植树林而不是用它们来填充公路和高楼之间的空地,那会令人更加愉悦。

---

四合院配给几户人家共享,因而导致了一系列形态上的改变,有时在院子里的空地上还会建起新楼。或许这令人颇感遗憾,但这一演变过程却体现了这种城市肌理非同寻常的灵活性、变形能力以及最根本的适应力。

---

我们已知 ZED 项目最早在 1996 年就已证明无论窗户所占面积是30% 还是 60% ,院落式结构都是能效最高的城市形态。耗能最多的城市形态是南北走向的板式结构。这种形态阻挡的阳光最多并且提供的可用太阳能很有限。板式结构不仅从节能角度来看效率低下,而且破坏了城市肌理的连续性。

---

战后城市规划专家和建筑设计师们的思路受到了随之出现的现代主义空想社会思想的影响。当这一思路源泉被转化为教条之后,由于出现了柯布西耶未曾预见到的问题,新城区和城郊地区的生活质量开始恶化。传统城市中心提供了将人们聚在一起并让他们随时将街道作为公共空间使用的好处,与之相反,由于高度太高,塔楼式街区增加了人民到空地的难度并让人们无法享受市井生活。

---

我们的研究证明中国城市的垂直发展已导致城市密度降低。香港的结果最出人意料:尽管其建筑高达30 层,但某些区域的密度甚至比巴黎城市组织的密度还低。

---

柯布西耶欲将巴黎市中心夷为平地,用十字形摩天大楼取而代之,打造一个更惬意、更紧凑和交通更方便的城市。柯布西耶去世后,他的思想为全世界所接受,但产生的结果却截然相反。

---

第三部分连接城市

---

树状结构为开放结构而叶状结构则为封闭结构。树状结构在同一尺度上是完全分离的,而叶状结构同一尺度则完全连接。


---

「肌理」一词原本为纺织术语,意指「线」交织生成一个大于各部分总和的实体,及其为了重新纺成全新图案而不断进行转换调整的能力。

---

在城市规划中,我们不应该一味模仿历史街道的模式,肤浅地追求形式上的形似,而应该努力理解它们的逻辑与结构,理解它们与现代城市网的不同之处。

---

第四部分构建城市

---

出于太阳光线考虑,目前中国规定,建筑物之间的距离比率为 1.7(Kaka:不同地区系数不同,由南到北逐渐增高,1.7 大约为长春市的日照系数)。这种距离倾向于破坏外部空间的积极特性。实际上,我们可以通过较好的朝向或在建筑屋顶上布置各种形式的采光口来获取良好的光照环境。


评论
热度(3)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