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革命时期的爱情》摘

王小波

---

现在我认为,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 这就是皮笑肉不笑,这就是自嘲。

---

我六岁时,天空是紫红色的,人们在操场上炼钢,我划破了手臂。然后我就饿得要死。然后我的老师说我是一头猪。然后我爸爸又无端地揍我。这些事情我都忍受过来,活到了十四岁。一辈子都这样忍下去不是个办法,所以我决定自寻出路。这个出路就是想入非非。爱丽丝漫游仙境时说,一切都越来越神奇了。想入非非就是寻找神奇。

---

没被电到的蜻蜓都对正在死去的蜻蜓漠然视之。因此我想到,可能蜻蜓要到电流从身上通过时,才知道中了头彩,如梦方醒吧。

评论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