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情人》摘

道格拉斯  杜拉斯

---

恨之所在,就是沉默据以开始的门槛。只有沉默可以从中通过,对我这一生来说,这是绵绵久远的苦役。

---

大海是无形的,无可比拟的,简单极了。

---

既不幸福,也不悲戚,更无好奇之心,向前走去又像是没有往前走,没有向前去的意念,不过是不往那边走而从这里过就是了,他们既是单一孤立的,处在人群之中对他们说又从来不是孤立的,他们身在众人之间又永远是孑然自处。

评论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