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景观设计学》划线节选

这本书以其系统的内容、独到的见解和诗一般的语言,让我得以深入地了解了景观设计学。

向西蒙兹致敬。

---

约翰 西蒙兹

---

由于缺乏速度、力量和其他优越的生理特征,人类早就学会通过思考解决问题。说实话,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

由于我们首先是动物,是生活在草地、森林、海洋和平原中的生物,我们天生喜欢吸入新鲜的空气,脚踩着干爽的地面,沐浴阳光的温暖。我们天生喜欢泥土的芳香,绿叶的清新,天空的蔚蓝和宽阔。内心深处,我们渴望这一切,它时而强烈时而沉寂,但从未消失。

---

冈仓天心在《茶书》中写道:「只有精神上能化缺为整的人才能发现真正的美。」

---

一株长势良好的椴树,如果是孤植的,我们就会观察其枝干的结构、细枝、嫩芽、叶子、光影图案及其优美的外轮廓和精致的细部。但如果它与一条显著的轴线关联,我们就只能在大背景下对同一棵树一掠而过,其细微、自然、独一无二的个性都丧失在这条轴线上。

---

(北京的古城)几个世纪前,在他们的城市建设过程中,他们审慎地在醒目线条不宜存在的地方避免使用轴线。游憩公园、市场、弯曲的里坊街巷在形式和空间上都是防松而自由的。

---

可能是因为「对称」这个词开始同规划的清楚、平衡、韵律、稳定及统一等正面特性相关。还可能因为我们自己是对称的,且在这种对称关系中找到了乐趣。

---

对称规划控制着景观。它使景观系统化,且将其组织成刻板的图案,对规划结构而言,自然环境则变成了场景或背景。

---

经过巧妙处理的对称平面形式可用于渲染某种观念或引发一种纪律感、高度秩序感,甚至还有无可挑剔的完美感。

---

秩序压倒混乱,而不是对称压倒非对称。

---

毫无理由地把几何学强加进来的规划可能破坏怡人的景观特征,掩盖区域或受影响物体固有的特性。

---

视觉平衡

脑-眼组合可能极少关注那些不相关联的巨大事物,却极重视那些相关联的或具眼前趣味的事物。因此一个摇曳于枝头的成熟苹果比苹果树本身更诱人。

---

在中国,人们同样喜欢对称,喜欢美妙的秩序。北京的宫殿就是这种形式。但在娱乐方面,优雅的非秩序性占统治地位,反对称性几乎随处可见。

对比而言,我开始有点相信我们(18世纪的法国)是多么的贫乏而无内涵。

标志着欧洲文艺复兴的轻率的对称规划缺乏合理的依据。大多情况下,人们只是单纯地为了对称而对称,毫无意义地将自然景观和建成景观强加到几何图案中。

---

战争

战争是人类对现状不满的产物,即人口拥挤、饥饿、贫穷、不平等、贪婪以及民族对自由、扩张或权利的渴望。只有通过寻找和治愈这些人居环境弊病的解决办法,战争才能够得到预防。

---

大家都知道3~12个家庭组成一个最适宜的社会群体。

一个组群如果在数量上超过12~16家,将变得不方便,将失去凝聚力,自动分裂成几个较小的社会组群。

---

「于是,我开始理解这块土地,它的情绪,它的缺陷,它的潜力。直到现在,我才能拿出墨水和毛笔开始画出我的规划图。不过在我脑中,建筑物已经可以看到了。它的外形和特征来自这片场地,来自穿过的道路,来自只石片砾,来自阵阵的清风,如拱的太阳轨迹、瀑布的流水声,还有远方的景色。」

---

同其他装备一起,计算机提供了一整套全新的、光彩夺目的工具。重要的是,在我们对这些工具兴致盎然的同时,不要迷失需要完成的任务本身。

---

一些所谓的规划师们已经深受计算机技术的束缚。对他们来说,只要坐在屏幕或者键盘前就算是进入了精彩纷呈的梦幻之境。希望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会认识到计算机的真正角色——一个可敬而又高效的仆人,但绝非一位有灵感的大师。

---

通常,空间的天棚要保持简洁,因为它更多的是用于感受而很少用于观看。

---

作为参照点的垂直因素

一个巨大的广场可以对进入它或在其间闲逛的人产生巨大的压力。而且,如果在这个空间放置一条小长椅,对比之下,这个空间似乎更具震撼力。

---

与平视域有关的垂直因素

空间设计中,垂直因素通常是最具视觉上的趣味,因为无论是在空间中走动或坐着不动,同我们面对面的都是垂直因素,我们通常更了解的是垂直面,而不是底面或顶面。

最具趣味或最优雅的特征通常置于或包含于垂直因素中,并且在与眼平行的高度。

最令人苦恼的视觉体验之一是垂直面止于视高或近乎视高处,尤其是篱笆或墙。

---

日本的形式秩序也明显地不同于欧洲文艺复兴时的那种死板的几何规划,后者固执地崇山对称,而不是这样一个自由灵活的模数组织体系。

---

毫无例外,自然崇尚的是一种高度简洁、有力和柔韧的结构:无论是树的枝干,还是鱼鸟的骨架,甚至蛋壳和草茎。作为形式,每一类结构都很出色的配合其功能,每一类结构的设计和制造都无须考虑美学,然而就这种绝对的适应而言,每一类都洋溢着内在的美。

---

正是如此。那一点儿也不自以为是的新英格兰农场、希腊山城以及非洲议会厅都运用了自然界的这种直接方式,而且都以各自的方式作了酣畅淋漓的表达。

---

形式并不是规划的本质,他只不过是承载规划功能的外壳或躯体。

我们应该探索的并不是借用的形式,而是一种有创造力的规划哲学。

---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启示(感受和推断)逐渐变得清晰。人们规划的不是场所,不是空间,也不是物体;人们规划的是体验——首先是确定的用途或体验,其次才是对形式和质量的有意识设计,以实现希望达到的效果。场所、空间或物体都根据最终目的来设计,从而,最好地服务并表达功能,最好的产生所欲规划的体验。

评论
热度(12)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