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西方城市规划思想史纲》摘

张京祥

---

也许正是由于我们缺少对规划思想史的认识与整理,所以长期以来甚至从工业革命时所谓「科学意义上」的城市规划诞生以来,城市规划一直被其他自然科学视作为没有理论的「学科」(而不是科学),一直被其他社会科学视作为没有思想体系的多种「学术理论堆砌」。城市规划,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学科,虽然它的实践如火如荼,然而在很多人看来它既缺乏科学的逻辑思维,又缺乏凝重的文化厚度,这不能不说是城市规划研究与实践中的巨大悲哀。

---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城市规划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综合的社会、政治与技术过程,即使在所谓的「西方世界」中,由于发展背景与文化的差异,多种思想与思潮也是不断地在穿插与交锋、反复与交替的矛盾中曲折前行。因此,城市规划的思想史不同于一般的事件史或纯粹的「自然科学史」那样存在着明确的因果关系和清晰的逻辑。由于很多城市规划思想(思潮)特别是少数时代精英的认知,常常比他们所处的时代存在着巨大的跳跃甚至可谓是「空想」,所以城市规划的思想史有时候是非常难以连贯的。

---

在古希腊的诸多公共建筑以及建筑群中,突出反映的特征是追求人的尺度、人的感受以及同自然环境的协调,即使雅典这样重要的城市也没有非常明确的强制性人工规划。古希腊的许多城市与建筑、建筑群并不追求平面视图上的平整、对称,而是乐于顺应和利用各种复杂的地形以构成活泼多变的城市、建筑景观,整个城市多由圣地(庙宇)来统率全局。这是一种早期的人文主义和自然主义布局手法,从而在城市规划史上获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最具代表性的应该是雅典卫城。雅典卫城的建筑布局以自由的、与自然和谐相处为原则,既照顾到从卫城四周仰望它时的景观效果(从远处观赏的外部形象),又照顾到人置身其中时的动态视觉美(在内部各个位置观看到的景观),堪称为西方古典建筑群体组合的最高艺术典范。

---

在西方有关新城市主义的规划思想论述中,有两个术语是会被新城市主义者常常提及的:Highway 66 和 Main Street。Highway 66 是贯穿于美国东西的主要干道,它代表着当年东向西推动形成的城市扩张、蔓延精神,是美国现代主义城市的代名词;而 Main Street 是大多数美国城市中心区主要干道的名称,以它来代表历史的、温情的、具有人情味的新城市主义规划模式。

评论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