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此时此地》摘录

刘家琨

---

我在这里(成都)工作,是因为这是我的家乡,因为一些自然而然的命运安排,也因为我逐渐认识到:这种城市,其实也正是一类典型。

---

处于中国西南内陆深处的四川,在全球性文明的流通发展方面也处于整体落后状态。然而这一切都是相对的,所谓「落后」一词具有其两重性。民族杂居的边远地区的朴野,享乐平原上农耕文化的闲适,从「文化」和源泉的意义上讲都不是缺点。


评论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