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外部空间设计》选摘

芦原义信的另一本老书,选摘如下:

---

像方尖碑那样简洁明快的造型中,若形象A与其逆空间B之间优美地保持谐调,即可提高原初纪念性。由于某种情况,逆空间B被其他形象干扰而遭到破坏时,纪念性就大大削弱。在方尖碑式空间中,环境保持一定且将来也不受干扰,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

根据笔者的观察,以D/H=1为界线在D/H<1的空间和D/H>1的空间中,它是空间质的转折点。换句话说,随着D/H=1的增大,即成远离之感;随着D/H比1减小,则称近迫之感;D/H=1时,建筑高度与间距之间有某种匀称存在。在实际建筑总平面规划中,D/H=1、2、3......最广泛应用的数值,与D/H>4时,相互间的影响已经薄弱了,成了走廊那样的连接体所希望二者之间的距离。另一方面,当D/H<1时,两幢建筑开始相互干涉,再靠近一点就会产生一种封闭恐怖的现象。一到D/H<1时,其对面建筑的形状、墙面材质,门窗大小及位置,太阳入射角等都成为应关心的问题。换句话说,也就是当D/H<1时,前述逆空间的十分匀称而稳定,就成为总平面规划上必要的事情了。



---

阿尔托的作品集是沉默的,在布满森林湖泊的芬兰环境中仔细观赏他的实际建筑,要比看作品集动人的多。勒 柯布西耶的设想则具有超过了环境及地方性的普遍性,不看实际建筑光看他的作品集反倒更为感人。

评论
热度(1)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