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设计师要懂心理学》笔记

作者Susan M. Weinschenk是美国知名的心理学博士,

Weinschenk对人类心理行为的剖析非常细致,他创作的这本书干货满满,富有启发性。

我摘取小部分在此分享。

在图形认知方面,他说:

多用二维元素,少用三维元素。大脑以二维形式接收人眼观察到的信息, 

因此屏幕上的三维图形可能会减慢识别和理解的速度 。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已经习惯了高强度快节奏的移动互联网,扁平化的设计语言席卷全球,复杂的视觉元素更容易引起眼睛的疲劳,抽象而简洁的扁平化设计让人更专注于内容本身,「iOS风格」和「Material Design」便是优秀例子。

对于我自己来说,用了大半年Smartisan OS之后。作为一个深度UI观察员,坦诚的讲,惊艳之后,审美疲劳。


对于为什么人们在一堆图片(图标)中,人们更容易看到「人脸头像」,作者解释道:

虽然大脑视觉皮质范围很大,而且占用了大量脑力资源,但在视觉皮质之外还有一处特殊区域,专门用来识别人脸,称为梭形脸部区域。

人在观看网页时,首先会对人脸作出识别和反应(至少没有自闭症的人都是如此)。 


他对人们想象物理形态标准也作出了以上解释。


类似MUJI设计大师深泽直人的「无意识设计」哲学,作者也有这样的思考:

生活中,物体会提示其使用方法。例如,球形门把手的尺寸和形状暗示用户要握住并转动它;咖啡杯把手告诉用户要弯曲手指穿过把手来举起杯子;剪刀暗示用户用手指穿过环形手柄,通过手指的张合来控制剪刀。如果某个物体给用户错误的暗示,比如开始提到的门把手,(引导性是拉门,结果应该推)就会让用户恼火。物体给用户的提示称为“功能可见性”(affordance)。 

他靠敏锐的观察力还得出了字体排印领域的结论:

全大写单词比小写或大小混写的难读,甚至还有百分比为证,如“难读 14% 至 20%”。据说,我们是通过识别单词或词组的形状来阅读的。小写或混写单词具有高矮不同的独特形状,而全大写单词看上去都一样,都是固定大小的长方形,所以理论上就更难区分。

关于人脑记忆的思考,他说:

具象词(桌子、椅子)比抽象词(正义、民主)更易变成长期记忆。 人对 3 岁以前的经历记忆甚少。 
人在睡觉做梦时,大脑其实还在学习、巩固白天的经验。特别的是,大脑会巩固新记忆,并根据白天获取的信息建立新的联系。此时,大脑在判断应该记住哪些信息, 忘记哪些信息。 


音韵(文字的发音)编码有助于回忆信息。在文字出现之前,故事是通过歌谣记忆和流传的。歌谣的上一句很容易让人回想起下一句 。

甚至,关于姜文在90年代青春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出现的记忆错位,作者给出了科学的解释。

后续事件可能会改变对原始事件的记忆。在原始事件里,你和表哥是好朋友。但是后来你们发生了争吵,数年都没有和好。久而久之,当你回想最初的事件时,记忆不经意地变了,你会记得表哥一直对你冷冰冰的,尽管并非这样。后续事件改变了你的记忆。

你还会编造一系列事件来填补记忆的空白,但是编造的事件对你来说就像原始事件一样真实。比如你回想起一次家庭聚餐,但记不得都有哪些人参加了。因为 Jolene 姑姑往往会到场,所以即使那一次并没有她,久而久之你还是会“记得”她参加了那次家庭聚餐。

他的一些「金句」,也常常可以作为营销的手段:

人越不确定就越固执己见 。

受到强迫时,人容易改变原有观点 。人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会更加雄辩 。

不要花费大量时间尝试改变别人根深蒂固的观念。

改变他人观念的最佳方法是让他们先认同一些非常小的事情。

书中的后半部分对于「创造力」长篇大论,非常精彩。

除此之外,也还有很多心理学结合设计的原理知识。

评论
热度(3)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