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建筑空间组合论》小评

彭一刚先生的文字可读性很高,同时不乏幽默,看起来实在过瘾。


如他在「第三版补缀」中写道:

  当今,是多元化的时代,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着一种被普遍认同的设计手法。再说一句缀上了一章,再缀下去岂不成了串糖葫芦,这样的书还有什么严谨的结构可言! 

每每读到这样可爱的文字,都会想象当时彭老认真的模样。


此书堪称建筑学初级教育的经典了,其覆盖面之广,系统性之强,在拥有大量学术干货的同时夹杂了些许风趣,堪称「圣经」。

是我第一次遇到的想要反复阅读的书。


但是,跨度几十年,再版多次的这本「圣经」,还是被我挑出来了一些骨头。

比如,作者在第六章写到:

人们常常把灰色看成是“万全的颜色”,这是因为它可以和任何颜色色相调和,使用灰色虽然保险,却不免失之平庸。

这里的「失之平庸」的「失」,有两个意思:「差错」与「缺陷」。

显然「差错在于平庸」或者「缺陷在于平庸」在这里都不太合适。

虽然有些违和,但「使之平庸」在这里似更为合理。


另一个我不太认同的地方,在于对彭老「表里不一」的看法。

作者在第六章写道:

表里一致即为真,而真总是和善、美联系在一起。在建筑设计中应当杜绝一切弄虚作假的现象,而力求使建筑物的外部体形能够正确反映其内部空间的组合情况。任何弄虚作假,即使单就形式本身是美的,但这种美也仅是虚有其表,是算不得美的。

对于这段我不完全认同,有些建筑的外部形式和内部空间表里不一,外部形式不能反映内部的空间。这可能是设计师故意把为了形式美而隐藏掉内部空间反映,算作是一种戏谑,一种呐喊或者对形式美的另一个层次的追求。比如做手表,手机,电脑等精密的东西,就常常把复杂的内部空间隐藏起来,外部的工业设计极简而美观。建筑也是一样,可能一个方盒子内部会有非常丰富的空间变化,这种故意为之的「后现代思想」不算做「虚有其表」。


这可能是彭老所在的时代思想局限性,也可能是我有些思想有些偏颇了。

毕竟,在学识积累和思想深度方面,笔者都远远不能和彭老相比。


彭那一代的建筑师还是「现代主义的天下」,然而彭本人对于现代新出现的建筑风格并没有表现出死板与拒绝的态度,比如盖里做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


(百度图片©)

作者评价:

然而,它确实能使人感受到在偶然中见出作者的精心塑造,并且浑然一体。对于这样的作品,我们能简单地贬之为杂乱无章吗?当然不能。也许用混沌有序来表述,似更为贴切。


另外,在书中接触到一些「巧于因借」的思想,「欲扬先抑」的手法,也让我对中国古典园林产生了不少兴趣。

日后一定拜读彭的《中国古典园林分析》。

评论(2)
热度(2)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