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me/diegoyuan

《明日的田园城市》摘

埃比尼泽  霍华德

---

(金经元)译序:

---

有些「开明的」领导人想跳过这难解的死结,干脆提倡「欧式风格」。这些作法虽然令人莫衷一是,但又如出一辙。那就是把一个本该靠认识和研究客观存在的自然、社会、文化特征发展规律的问题,求助于某个特别聪明或特别权威的脑袋。其实,特色是客观存在。所谓「千城一面」。不也是一种难以摆脱的时代特色吗?

---

1919 年田园城市和城市规划协会与霍华德协商,对田园城市下了一个简短的定义:「田园城市是为安排健康的生活和工业而设计的城镇;其规模要有可能满足各种社会生活,但不能太大;被乡村带包围;全部土地归公众所有或者托人为社区代管...

《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摘

Josef Müller-Brockmann

---

有一个规则是:插图在尺寸上的差别越小,设计就越能创造出一种平和感。作为一种控制系统,网格系统提供了一种更为简单的方式来理性地组织二维与三维空间。

---

译者注:以往把 Point 译为「磅数」都是直译,正确的中文译名应为「点」或「点数」。

---

如今大多数的印刷品都是遵循 DIN (德意志标准化协会)系统标准,设计师也建议使用这个标准中常用的纸张尺寸。

---

现代排版度量系统是建立在点制的基础上,该系统是以巴黎字体商菲尔曼 · 迪多(Firmin Didot,1712 — 1768...

《西文字体 2》选摘

小林 章

---

最近一项研究表明,相比装饰性的字体,有更多的餐厅偏向使用无衬线体。但从另一个角度想一下,如果每家餐馆都使用同样的无衬线体,它们的菜单也许在昏暗的灯光下比较容易认读,但却无法把个性、氛围等与品质相关的信息传达给顾客。也就是说,功能并不能代表全部。难以表达的「品质」和「风味」也是一部分要素。

---


傍晚的纽约市中心。新设置的内发光式道理名词标牌用的是Frutiger。之所以从倾斜方向也便于识别,是因为 Frutiger 宽大的字怀和舒缓的字间距提高了字体的辨识度。

---


带有古罗马碑文比例的大写字母,正如左页万神庙的照片一样,单词之间不是空格而是...

《黄金时代》摘

王小波

---

其实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一样,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我的话也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

---

其实我只勉强知道什么叫AI,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人类智慧”,更不知道什么叫“高级智能”。找我看来,它应该是一些神奇的东西,但我知道神奇的东西并不存在。但这并不妨碍我将来每天早上到智慧或者高级职能的研究所里上班,不动声色地坐在办公室里。

---

陈清扬说,当时她刚好醒来,看见我那颗乱蓬蓬的头正在他肚子上,然后肚脐上轻柔的一触。那一刻她也不能自持。但是它还是假装睡着,看我还要干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干,抬...

《革命时期的爱情》摘

王小波

---

现在我认为,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 这就是皮笑肉不笑,这就是自嘲。

---

我六岁时,天空是紫红色的,人们在操场上炼钢,我划破了手臂。然后我就饿得要死。然后我的老师说我是一头猪。然后我爸爸又无端地揍我。这些事情我都忍受过来,活到了十四岁。一辈子都这样忍下去不是个办法,所以我决定自寻出路。这个出路就是想入非非。爱丽丝漫游仙境时说,一切都越来越神奇了。想入非非就是寻找神奇。

---

没被电到的蜻蜓都对正在死去的蜻蜓漠然视之。因此我想到,可能蜻蜓要到电流从身上通过时,才知道中了头彩,如梦方醒吧。

《我的阴阳两界》摘

王小波

---

用大嫂的话来说,一次爱情就象一个巧克力壳的冰棍。开头是巧克力,后来是奶油冰激凌。最后嘴里剩下一个干木棍。

---

现在自己人是越来越少了。

---

寂寞是我的选择,正如在地下室里离群索居是我的选择一样。在我看来,寂寞就是可以做一切事的自由,这是因为你做什么都没人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理会。

《三十而立》摘

王小波

---

女孩子只要嫁得出去,就不必理睬不想嫁的男人。

---

当时我还写道,以后我要真诚地做一切事情,我要像笛卡尔一样思辩,像堂吉河德一样攻击风车。无论写诗还是做爱,都要以极大的真诚完成。眼前就是罗得岛,我就在这里跳跃——我这么做什么都不为,这就是存在本身。

---

自从创世之初,世界上就有两种人存在,一种是「我们」,还有一种是「他们」。 这两种人活在同一个世界上,就是为了互相带来灾难。

《似水流年》摘

王小波

---

我向来不怕得罪朋友,因为既是朋友。就不怕得罪,不能得罪的就不是朋友,这是我的一贯作风。由这一点你也可猜出,我的朋友为什么这么少。

---

流年似水,转眼到了不惑之年。我和大家一样,对周围的事逐渐司空见惯。过去的事过去了,未过去的事也不能叫我惊讶。

---

虽然岁月如流,什么都会过去,但总有些东西发生了就不能抹煞。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小摘

简 雅各布斯

---

从城市的本质来说,大都市应该提供人们只有在旅行中才能得到的东西,那就是新奇。

---

要想在城市的街道和地区生发丰富的多样性,四个条件不可缺少:

1. 地区以及其尽可能多的内部区域的主要功能要多于一个,最好是多于两个。2. 大多数的街段必须要短,也就是说,在街道上能够很容易拐弯。3. 一个地区的建筑物应该各色各样,年代和状况各不相同,应包括适当比例的老建筑,因此在经济效用方面可各不相同,这种各不同建筑的混合必须相当均匀。

4. 人流的密度必须要达到足够高的程度,不管这些人为什么目的来到这里的,这也包括本地居民的人流...

《沉默的大多数》摘

王小波

---

这是我选择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从话语中,你很少能学到人性,从沉默中却能。假如还想学得更多,那就要继续一声不吭。

---

大贤罗素曾说:人人理应生来平等。但很可惜,事实不是这样。有人生来漂亮,有人生来就不漂亮。与男人相比,女人更觉得自己是这种不平等的牺牲品。

在国外可以看到另一种解决不平等的办法,那里年轻漂亮的小姐们不怎么化妆,倒是中老年妇女总是要化点妆。这样从总体上看,大家都相当漂亮。另外,年轻、健康,这本身就是最美丽的,用不着化妆品来掩盖它。我觉得这样做有相当的合理性。国内的情况则相反,越是年轻漂亮的小姐越要化妆,上点岁数的就破罐破摔,蓬头垢面——我以为这是不好的。...

3 4 5 6 7
© Diego Yuan | Powered by LOFTER